中国央行全球率先亮剑 比特币滚下神坛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7-12-30 11:03  

  对各国央行而言,比特币可谓“妖性十足”的金融创新。打着“去中心化”旗帜的比特币,从 2010 年的 0.003 美元一个狂涨到 3400 美元,七年之间翻了约 100 万倍 。比特币越涨,各国央行越是心慌。

  笔者其实也一直在不断预警:

2016 年 5 月,我在接受《 第一财经日报 》采访时说,“目前没有任何政府愿意放弃其管理权,接受比特币替换法定货币。”

2017 年 8 月 12 日,笔者撰文“比特币:披了高科技外衣的乌托邦”,预言比特币再牛也注定难以抵挡各国央行的屠龙宝刀。

笔者猜到了结果,但是没想到“结果”来得如此快,如此猛烈。

9 月 4 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公告,宣布将 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开售币)定位为“非法金融活动”,禁止 ICO 新上项目,存量项目要限时清退。所有 ICO 代币交易平台都需要清理关闭交易

  市场尚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四天之后又爆出震动全球的新闻:

财新网报道:中国监管当局决定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所,这涉及 “OKcoin ”、“火币网”和“比特币中国”等为代表的所有虚拟货币与法币之间的交易所

  令市场震惊的是,这次是中国央行在全球率先对比特币亮剑。

  之所以说震惊,是因为过去几年中国监管当局对互联网金融保持了相当包容的姿态,甚至“互联网金融”这个词也是国人发明的。

  这对中国比特币交易绝对是“核打击”。

中国是比特币价值链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的比特币交易量一度占全球 90%,目前占比 30%;在全世界挖矿大军中,中国的算力占到 75%以上,也就是说全世界 75%的比特币都是 made in China (这充分说明国人好赌:清末大批探险家、传教士来华,在他们关于中国风俗民情的观察当中,热衷于赌博是他们认为中国人最突出的特征之一)。

虽然比特币的私下交易在中国仍将被允许,但不允许场内交易,这意味着流动性大大降低。对普通人而言,参与比特币变得非常困难。

尽管大多数国家并未对比特币明确表态,且比特币仍可在海外比特币交易所交易,但是中国政府的举动有可能引发其他国家跟进,形成对比特币的围剿。

  中国政府对比特币和 ICO 态度之严厉,超出市场预期,消息一出,比特币价格一度暴跌 20%。但也有业内人士和企业家表达了保留意见:

巨人集团史玉柱:不该过分妖魔化比特币,大家看不懂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坏东西。比特币交易环节如果存在违法,就该猛烈打击非法交易,不该取缔比特币交易。即使不准中国人拥有比特币,外国人仍会继续持有的,甚至将来有些国家政府的外汇储备可能会配置比特币。比特币基于的区块链技术,将来会深刻改变金融等领域,进入每个人的生活。声明:我个人不拥有一个比特币。

点融网联合创始人郭宇航:没有一国不认为 ICO 需要监管,但是大家的想法是如何给悟空戴上紧箍,而不是将其永远压在五行山下。“一刀切” ICO 之后,真正受伤的不是那 1% 还在努力的人,而可能是整个中国区块链生态的长期竞争力。各国不仅在经济、技术上竞争,如今连监管政策都在竞争。同时,中国公众也失去了接触和投资优秀区块链项目的机会……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当 Uber 和 Twitter 的天使投资人 Naval Ravikant 听说中国政府禁止 ICO 后,他激动地发了条推特,“毫无疑问,ICO 需要监管,但是中国政府完全禁止 ICO,简直是送给硅谷和美国投资人的一份大礼包”。

  笔者认为,中国央行之所以下狠手,是看透了比特币交易的本质:

比特币交易意在取代法定货币交易。在当代社会,货币是与军队同等重要的国家主权,此事来不得半点含糊。

比特币交易为违法活动提供了加密保护。比特币已成为暗网交易的重要基石,犯罪分子通过比特币在暗网售卖毒品和违禁品,每年可获利约 1 亿美元。中国监管部门发现,虚拟货币已经成为不法分子实施诈骗、非法集资、网络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重要标的物和非法资金流转载体。

比特币或者比特币交易不等于区块链。必须记住,比特币只是区块链的一个应用而已。打击比特币交易,不等于打击区块链。区块链技术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包括在金融领域。这一点连央行行长周小川也不否认。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监管当局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态度已经发生转折:

最初,中国的确有意希望互联网金融发挥“倒逼金融改革”的作用,从实际效果上看也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特别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对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动。

遗憾的是,互联网金融创新长达几年的时间内在“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畸形状态,最终导致了泛亚交易所、e 租宝、p2p 跑路潮等重大风险事件,令中央震怒。

那些呼吁 “ ICO 可以监管但不应封杀”的人,过于理想化,要对 ICO 进行监管难度非常大,在找到有效的监管路径之前进行封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鉴于 ICO 涉及大量“大妈级”投资者,允许其继续试错的社会成本过于高昂。

面对金融创新带来的乱局,中国最初希望通过重塑金融监管体制来应对,一度引发对“一行三会”如何合并的猜想。但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争议很大,最终采取了折中妥协的办法,设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同时保留一行三会体制。

由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需要面对修法、理念与利益的激烈博弈,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中国对 p2p 采取了“运动式执法”,这种专项治理整顿效果立竿见影,很容易上瘾,但治标不治本。

在运动式执法的惯性思维之下,加之十九大会期临近, ICO 被斩立决,并不那么令人意外。

  那些担忧中国会因为对 ICO 和比特币交易的打击而失去区块链竞争力的人,不必过于悲观:

禁止在中国境内的场内比特币交易,不等于区块链技术发展受打击。

即使失去了 ICO 这样的融资渠道,但好的区块链项目,依然可以获得国内外风险投资的资助,资金不是问题。

中国的金融监管,具有很强的“相机抉择”特征,今天封杀但未来条件成熟时再适度放开,是完全有可能的。

所以,笔者的几点结论是:

有志于区块链的创业者,不必灰心,明天太阳仍将照常升起。

那些怀揣比特币一统江湖的春秋大梦的投资者,已到梦醒时分。

下一步,中国应该下决心引入“监管沙盒”,从而实现市场创新与风险监管的平衡。

  监管沙盒( Regulatory Sandbox )是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 2015 年率先提出的监管模式创新。“监管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而无须立即受到当下监管规则的约束。这一模式的好处在于:

给金融创新创造了明确、有条件豁免的环境,避免了以往创新产品被一再延迟面世的状况。

监管者的建设性参与,部分消除了投资者对金融创新方案不确定性的疑虑。

监管沙盒可以帮助企业有效管控金融创新可能造成的风险;另一方面在沙盒内可以获得监管者的反馈,为创新的完善和推广积累经验。

  今年年初,加拿大金融市场管理局 AMF ( Canada’s Autorité des Marchés Financiers ) 成立了监管沙盒,  Impak Finance 发售的 Impak 代币成为监管沙盒的首个项目,这是加拿大第一个受监管的 ICO。Impak Finance 是一个投资社会责任企业的金融平台。Impak 代币已被授予为期两年的沙盒测试期,不必注册为证券交易商,只需符合特定条款和条件。AMF 表示:

如果没有人投诉他们在 Impak 代币中受到利益损害,那么我们将对其永久实施沙盒豁免,或者如果出现大量的提案,我们也会考虑将该提案上升为永久性的法规。

  或许,这才是拥抱金融创新的正确姿势。

  --

  刘胜军简介: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著有《下一个十年》,新浪微博“刘胜军改革”拥有 136 万粉丝。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贵州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