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楠:每个人都有值得聆听的价值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7-10-10 15:46  

  “不做这个节目,我不可能看到非常立体的人生。”凤凰卫视刚满12周岁,开播5年的《冷暖人生》平均收视率一直保持在台里前十名。

  2001年年初,加盟凤凰卫视不久的陈晓楠开始主持《凤凰早班车》,竭力“把新闻讲成人的故事”。  
 
 
2003年年初,一直专注于打造明星主持人的凤凰卫视开始为陈晓楠量身定制一档“真正关注社会的节目”,以区别于《鲁豫有约》、《名人面对面》、《风云对话》和《锵锵三人行》等高端人物访谈节目。

  最初半年,陈晓楠把同性恋、私人侦探等边缘人群请到演播室,“刚开始还是很有猎奇心理,想把这个节目做得特别有收视率”,“一个普通的人你把他放在一个演播室里面,四五台机器对着他,接着说三、二、一、开始,然后当你问完一个问题他就愣愣地看着你,什么话都不会说了。”

  2003年10月,陈晓楠和新加入《冷暖人生》的制片人朱为民第一次拍档、走出演播室,坐飞机、坐七八个小时的轮船、步行,来到重庆忠县寻访10年前深圳致丽玩具厂大火中84位丧生者的亲属。

  寻访丧生女工小芳的家属时,摄像把陈晓楠在泥泞中艰难前行的情景也拍了下来,让陈晓楠对死难女工代表的农民工群体的迁徙有了更直观的感受,“我们去的路是她们出来的路,她们的命运在跋涉中。”父亲把小芳葬在自己每天能看得到的地方,陈晓楠和小芳父亲的对话就在坟前的田埂上,她“突然找回做记者的感觉”,“镁光灯下聊天还是有点假。”

  第一次户外录制的这期《花祭》大获成功,她又一口气做了讲述“台儿庄战役最后的指挥官”的《老兵仵德厚》等七八期节目。《老兵仵德厚》播出后,栏目组的热线电话都被打爆了。

  至2007年4月,《冷暖人生》凭借“华山挑夫”系列荣获第43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的电视纪录片类“艺术与人文贡献银雨果奖”。华山上的独臂挑夫何天武那些透着生存韧性的话语——“人格要失去了,买不回来”,让西方观众也产生了共鸣。

  就这样不断摸索,“是否真诚”成为陈晓楠现在挑选嘉宾的重要原则,她甚至“挺喜欢那些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尽管节目只播出30分钟,但陈晓楠和被采访对象往往会深谈四五个小时。4月初播出的《杀妹之痛》里,掐死孪生精神病妹妹的姐姐直到最后1个小时,才完全向陈晓楠敞开了心扉。

  《冷暖人生》报道的现实人物多有争议,其中也有新闻人物。访问洪战辉这样的典型时,陈晓楠会侧重他的“烦恼”;关注女性性工作者群体时,陈晓楠选择的是倾听,追问的是她们为什么要做出那样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选择。

  《冷暖人生》对被采访者原来的生活是否构成打扰,是否有助于改善被采访对象的困境?陈晓楠强调:“节目与人家接下来的人生比不值一钱”,因此《冷暖人生》放弃了一些可能对当事人造成伤害的采访。

  陈晓楠不奢望节目一定能改善当事人的生活,“我只能呈现,让该思考的人思考,让该行动的人行动”,“更关注的是自我救赎和自我抗争,生命其实是挺有力的。”即使当事人的苦难可能被电视观众消费,陈晓楠还是看重《冷暖人生》对人心的抚慰,“哪怕是一晚上。”

  “共同的记忆,时代的表情”,成了《冷暖人生》最新的宣传语。陈晓楠说,“人物内心的状态才构成这个时代的真正表情。”

  加盟凤凰卫视已经8年了,同事如吴小莉、陈鲁豫、曾子墨和胡一虎等出自传的不在少数,但陈晓楠“觉得还不到时候”,“文字需要更扎实一些”。

  “每个人都有值得聆听的价值”,5年来,陈晓楠“特别害怕重复”,她希望能不断超越自己,“去寻找新的东西”,但又担心刻意求新而步入急功近利的歧途。

  今天,陈晓楠仍一如从前地穿梭在香港和内地,在香港录《凤凰早班车》,回内地做《冷暖人生》,“《凤凰早班车》是很锐利的,《冷暖人生》是一种人生的积累,前者更多是一种职业的积累。但它们都让我很享受。”

[我来说两句]

 

    贵州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