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板一打,河海大学“南腔北调”相声社“玩转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7-10-11 10:43  

“我游览过各地名山大川,武夷山,长白山,泰山,庐山,叠翠山。”话音一落,一听河海江宁校区的叠翠山,台下观众们都乐了。而台上口若悬河的这位,就是来自河海校园里家喻户晓的社团——南腔北调相声社。

      他们说着前人留下的段子,其中也融入了自己的创作,经年累月,慢慢地也把名字留在了观众心里。而就在前几天,这个社团又成功的把名字写在了“2017年度优秀大学生国学社团”之列,让整个中国听见了他们敲响竹板后娓娓道来的故事。

 

一年要演出400多场

       “电视里的相声看了许多年,这还是头一回看现场版。”而这样的现场版,在河海多次上演,他们一年演出400多场,在演艺类社团之中,演出场次可以算最多的了。除去校内外的各大晚会,南腔北调社每年还会办四场专场演出。而他们每天认真练习时轻快的快板声,亦成了无数河海学子学习生活的背景音乐。

      “我们聚在一起,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兴趣爱好,另一方面,我们的信念就是希望传播相声文化,让更多人了解、喜欢相声。”已经大三的社长张培风告诉我们。而要达到这样的高度,光有喜欢是不够的,而要有过硬的节目质量。在南腔北调相声社的演出中,不管场子大小,不管观众是谁、社员们都会拿出百分之一百的精气神去表演。“我们从不应付,这是一种态度,必须对得起观众。”

      正是这种认真如一的态度,相声社的观众数量慢慢从20人壮大到400多人。从最初宣传时被别人问“你们这演出有学时嘛?”到后来变成“你们什么时候演出?我们打算去捧场。”而被吸引的不只是观众,还有更多的喜爱相声艺术,慕名而来的社员。据张培风回忆,自己大一刚入社时“社团招不上人,一场晚会,算上演员和工作人员一共6个,台下观众坐20个。”而他自己也是因相声特长被学长从大半个校园里找到拉入社团的。

       现如今,情况大大不同了。现任宣传部长马杰是在军训送清凉的时候选择入社的:“军训时有很多社团过来送清凉,但我觉得相声社最特别,他们会在送清凉的时候表演,而且非常认真态度表演非常好。”而现任后勤部部长雷影表示自己最初是想加入一个氛围轻松愉悦的社团才选择加入,如今,社团里亲如一家的日常,形影不离的搭档,排练之余一起出游聚会的回忆都证实了他没有选错。

      社员的投入和付出,始终如一的精彩。他们的名声在观众之中口口相传,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正如张培风所说“我们只是尽自己所能,心无旁骛做好自己的事,演好每一场演出。”而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荣誉自然纷至沓来。在由江苏交通广播网、金陵之声、江苏文艺台、江苏故事广播和大蓝鲸APP主办“金陵相声秀”海选中,社团三个节目进入前五名。2016年,南腔北调社获得了江苏省社团品牌大赛一等奖,2017,获年度优秀大学生国学社团,这些荣誉在外人看来都是实至名归,而在社员眼里更是汗水浇出的花朵。

走出河海“玩转”南京

       相声最早作为天津地区的一种地域文化,在交通不发达的过去,是北方地区独有的艺术特色。现今,相声随着交通和传播的发展来到南方,越来越多的南方人开始爱上这门艺术。南腔北调社里亦有不少来自南方的社员。

而让人苦恼的是,南方方言和北方完全不同,难以改变的乡音让来自南方的表演者说起相声来不那么像在说相声。可是没有什么困难敌得过热爱,在社员们的帮助下,来自南方的表演者带着一点点乡音,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表演风格,给相声艺术添加了不一样的精彩。大家齐聚一堂,就好像他们的社名那样,大家带着属于自己的南腔北调,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说着属于所有人的相声。

除了与校内各组织社团的互动,南腔北调社也在积极地与江苏广电、德云社等组织合作,用爱做桨,把相声的魅力伴着欢笑送到更多人的生活里。在2012年,时任副社长刘洋不断奔波,最终由南腔北调社牵头,建立了南京高校相声联盟,希望能联合南京所有高校相声社的力量,相互帮助,一起前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多和别人学,互相沟通之间会发现一些自己没有的东西。”

联盟内的28个社团多数位于南京,也有的来自于苏州和上海。联盟内互相交流,互通有无,联盟内任何一个学校演出南腔北调社社员都会过去捧场,吸取经验。而药科大、南财那边的同学也经常做一个小时地铁来到河海找他们交流快板经验。就这样,南腔北调社在河海校园内,连接了南北同学情谊,走出河海校园,更是用自己的热情感染了南京高校。

多数表演还是免费的

        在南腔北调社成立的8年里,按社长话讲“社团演出的表演费很少,甚至靠租大褂挣钱维系,更多时候的表演非但不要钱还特别卖力气。”但对于他们而言,乐趣最重要, “郭德纲说过:说相声的,有什么烦恼的事,先放心里,上台说一段相声,下台之后,这事儿就都能忘了。这个我们都有亲身体会,在台上越说心里越高兴。说一段相声,心里就高兴。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设计的包袱说出来大家能笑。观众乐,我们比什么都开心。这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8年了,没大伙的支持我们走不到今天。”张培风在谈及这次获奖之后说。“所以如果以后做不好,怎么对得起我们亲爱的观众呢?”

也许某一天,走在某处的街道上,你就能听到清脆利落的声音:“竹板这么一打,别的咱不夸,咱就聊聊河海大学南腔北调相声社······”这,就是他们故事最好的讲述方式,也是所有观众人生中,值得邂逅的现场演出。

 

 

 

河海大学学生记者  王歆雨  扬子晚报记者 蔡蕴琦

 

    贵州都市报